西安理工大學高科學院

分享至手機

學生風采|感恩節征文獲獎作品:我和她的那些事

       我和她認識17年了,今年是第18年。

       初見她時,我還是一個嬰兒,只會咯咯咯的對著她笑,當然這是她告訴我的;等我有些記憶時便是她教我走路、用筷子,教我讀書寫字;等到了現在,她教我怎樣和人相處,怎樣生活。看到這里,大概知道她是誰了,沒錯,她就是我的媽媽,這一輩子最疼我愛我的人。

       我倆磕磕絆絆的走過了近十八年的路程,這一路上,我們吵過,鬧過,但是吵不散的是我們的感情,鬧不走的是那一份愛我的心。她的脾氣不是特別好,正所謂子女隨父母,我的脾氣也沒有很好,試想一下,兩個脾氣暴躁的人擱一起會是啥樣?于是乎,“雞飛狗跳”在我家成為了常態,“孩子不能慣著,不聽話就要挨打”“自己的事情自己做,不準喊媽”漸漸的,我就養成了獨立自主的習慣,從初一到高三,開學報名都是我自己一個人,拎著行李箱。不埋怨任何人,也正多虧了我媽放養式的教育方式,我才有獨立的性格,遇到事情能認真思考解決的方法。

      在我小時候僅有的記憶中,她也是個孩子。她會騎著自行車載著我在路上呼嘯而過,然后在一個急剎中我趴在了地上;她會在我過生日許完愿之后給我臉上糊滿奶油;她會和我玩躲貓貓,然后坐在一個角落悠哉悠哉看我一臉著急的找人……而這些結果,往往都是我哭了,她笑了。但是,她會親昵的喊我“乖乖”“臭臭”,會在我生病的時候整夜整夜的不睡覺守在我的身邊,她會做好吃的飯菜等待我們吃飯。在我八歲的時候,弟弟出生了,忙忙碌碌,我很少看見她像個孩子一樣了。生活的繁重讓她變得沉穩起來,時間就像一匹脫韁的野馬,飛速的奔過,我看見她有白頭發了!我意識到她老了。

     “能不能別說了,煩不煩”我脫口而出的話并沒有意識到有什么不妥,她的眼神黯淡了,她默不作聲了,她默默轉過身走開了,我想開口道歉,卻從未有過實際行動,可能人都是這樣的,對于自己的親人連一句道歉的話都說不出來。我給她買了一個蛋糕,那是我第一次給她買蛋糕,她發朋友圈發快手,我笑著在她身邊陪著她,她嘴上說著買蛋糕干啥,我又不喜歡吃那東西,但是眉眼的笑暴露了她的想法,我知道,她很開心,不僅僅是因為過生日。大學開學了,離家好遠去上學,她來送我,因為不能常回家,所以她很舍不得我,雖然她沒說,“媽,我有時間了就給你打電話”,她還在幫我收拾東西。“乖乖,你在學校還習慣嗎”我想她了……

       今年是我們認識的第十八年,一路走來,幸好有你,我的媽媽。


  編輯:梁雨欣

上一篇:
下一篇:
PP彩票|平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