西安理工大學高科學院

分享至手機

黨史故事|鋼少氣多

 “東木(同志),邊機以梭(有飛機嗎)?”1950年10月,首批入朝作戰的中國人民志愿軍38軍戰士遇到朝鮮人民軍,被問的第一句話經常是“有沒有飛機參戰”。

  剛剛成立一年的新中國造不出飛機,志愿軍主要靠步兵加少量炮兵作戰。而美軍投入到戰場的有飛機約1200架、各型艦艇300余艘、坦克1000余輛,地面部隊全部機械化。志愿軍在極為艱難的條件下,以劣勢裝備與敵人展開殊死較量。

  兩年零9個月后,偉大的抗美援朝戰爭勝利結束。毛主席用詩意的語言總結勝利之道:敵人是鋼多氣少,我們是鋼少氣多。

  松骨峰,主峰標高288.7米,位于朝鮮價川以南,是軍隅里通往平壤公路的咽喉。1950年11月30日拂曉,38軍112師335團一營三連經過一夜急行軍剛剛搶占這里,還沒來得及喘口氣,就看到美國陸軍第八集團軍第二步兵師的汽車、坦克和步兵蜂擁而來。

  三連為了及時趕到松骨峰,只攜帶了步槍、機槍、手榴彈以及少量爆破筒和炸藥包。美軍出動上百架次飛機,對志愿軍陣地進行轟炸。炸彈、汽油彈、燃燒彈傾瀉到山頭上,松骨峰瞬間一片火海,黃土變成了黑土,石頭炸成了粉末。然而,轟炸過后,當美國士兵去搶占陣地時,志愿軍戰士又從壕溝里爬起來射擊、刺殺。

  “毫不怕死,完全向前沖,是戰士們的英雄氣概頂住了敵人的一次次瘋狂進攻。”今年94歲的抗美援朝老兵、時任335團二營政治教導員劉成齋講述當時的場景。

  一發汽油彈落在戰士邢玉堂跟前。他被一團大火吞沒,抱著槍連打數滾,大火不滅,索性沖向敵陣,刺倒幾個驚慌失措的敵人后,死死抱住一個敵人的脖子,滾下山去,用身上的火焰把敵人活活燒死。

  指導員楊少成子彈打光了,端著刺刀沖向敵人。一個敵人抱住他的腰,他用手榴彈猛砸對方腦瓜。又有六七個敵人圍上來,他拉響手榴彈與敵人同歸于盡。

  至下午1時,僅剩7名戰士的三連,仍堅守陣地,讓數千名美軍6小時未能前進。最近的時候,被圍美軍已經能夠看到北上前來救援的騎一師坦克上的白色星徽,但就是這短短的幾百米卻沖不過去。

  作家魏巍在戰斗結束后,來到三連陣地,看到了一生中最難忘的畫面。他在《誰是最可愛的人》里寫下:“槍支完全摔碎了,機槍零件扔得滿山都是。烈士們的尸體,做著各種各樣的姿勢……”

  “美國佬有兩個長處,裝備好、有制空權,貌似強大、內里空虛,鋼多氣不足,怕近戰、怕夜戰、怕死。”“共和國勛章”獲得者、92歲高齡的志愿軍一級英雄李延年說,我們勝利靠的就是保家衛國的一口氣,一股不服輸、視死如歸的英雄氣。

  1951年10月,李延年擔任志愿軍某營7連指導員。該營奉命對失守的346.6高地實施反擊。“我們攻擊時,發現敵人每隔3分鐘左右就會打一輪炮。掌握這個規律后,我們就利用這個間隙慢慢摸了上去,修坑道、避彈洞,與敵人一夜激戰,奪回了高地。”

  敵人組織反撲,一輪一輪壓向我軍陣地。連隊的機關槍打得無法連發,步話機也被打爛,后方指揮所無法知曉他們的情況。李延年被一枚炮彈碎片擊傷,鮮血滲透衣背,仍然一邊組織官兵在前沿陣地收集彈藥,一邊高喊“我們是硬骨頭,能攻上來,就能守得住”,頂住了敵人多次反撲。

  “美軍自稱實力最強,我們就不信這個邪!”李延年說,“打好這一仗,要為祖國人民立功,我們沒感覺怕死,就這樣打到最后,我們勝利了。”

  張桃芳,曾在32天內以436發子彈擊斃214名敵人,創造了志愿軍在朝鮮戰場上冷槍殺敵的最高紀錄,被譽為志愿軍“狙擊王”。

  然而,張桃芳從來都沒能使用過真正的狙擊步槍。他的武器是一支連光學瞄準鏡都沒有的老式步騎槍——學名M1944式莫辛-納甘,在抗美援朝戰場上,戰士們管它叫“水連珠”。

  莫辛-納甘是非自動步騎槍,每扣一次扳機,都要再拉一次槍栓,才能再打。加上槍管較短,子彈的散布面較大,后坐力大,很難精準命中目標。

  22歲的張桃芳剛走上狙擊陣地時,兩個敵人在距他不到100米的地方走動,他連打12槍,連敵人的衣角都沒擦到。

  裝備差,殺不了敵?時值隆冬,氣溫常常在零下三十多攝氏度。張桃芳從凌晨開始,就趴在戰壕里苦練擊發動作,冷霜覆蓋全身,寒氣讓眉毛變白,棉衣布面結了一層薄冰。他還用破布裝土做成沙袋,綁在前臂上練習臂力,反復琢磨步槍的性能和使用方法。慢慢地,他總結出一套自己的方法——上山的怎么打,下山的怎么打,跑得快的怎么打,跑得慢的又怎么打。

  1953年2月,他用250發子彈殲滅了71個敵人,并且第一個在團里突破百名大關,被授予“百名狙擊手”稱號。他還在一天內擊斃了兩個800米開外的敵人,創下最遠射殺紀錄,這幾乎是“水連珠”的射程極限。

  一桿老槍,是一種精神的寫照。中國人民革命軍事博物館兵器館主任李延林告訴記者:“之前有的敵人仗著炮火優勢,常在陣地上大搖大擺走來走去。神槍手則令他們聞風喪膽,不僅壓制了對方的火力,更打掉了敵人的威風。”

  親歷朝鮮戰場的美國軍事歷史學家貝文·亞歷山大在題為《朝鮮:我們第一次戰敗》一書中寫道:紅色中國人用少得可憐的武器和令人發笑的原始補給系統,居然遏制住了擁有大量現代技術、先進工業和尖端武器的世界頭號強國美國。美軍指揮官克拉克在回憶錄里稱中國軍隊有“謎一樣的東方精神”。

  抗美援朝戰爭不僅奏響了一曲可歌可泣的凱歌,而且鍛造出偉大的抗美援朝精神,這就是:祖國和人民利益高于一切、為了祖國和民族的尊嚴而奮不顧身的愛國主義精神,英勇頑強、舍生忘死的革命英雄主義精神,不畏艱難困苦、始終保持高昂士氣的革命樂觀主義精神,為完成祖國和人民賦予的使命、慷慨奉獻自己一切的革命忠誠精神,以及為了人類和平與正義事業而奮斗的國際主義精神。

  70年過去,脫胎于松骨峰戰斗的中部戰區第81集團軍某旅“松骨峰特功連”,從一支摩托化部隊到機械化部隊,再到如今變成信息化部隊。連長董全豐帶領連隊輾轉太行山和朱日和的各大演訓場,住帳篷、打地鋪,吃住全靠自我保障,在長時間的野營駐訓中磨礪實戰化水平,“武器裝備改善了,精氣神不能丟,過去我們連以氣勝鋼,現在鋼多氣盈骨更硬”。

  編輯:梁雨欣

上一篇:
下一篇:
PP彩票|平台